“我国原来的宏观杠杆率每年上升百分之十几,杠杆率过高是潜在风险的源头,因此我们要控制杠杆的无序增长,现在杠杆率基本稳定,这是了不起的成就,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初战告捷的重要体现。”周亮补充称。

王兆星表示,下一步,我们还将继续深化改革,不断扩大开放,进一步巩固风险攻坚战所取得的成果,同时不断采取有效措施来支持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,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鲍一凡